拥有上帝之手的不仅是马拉多纳但NBA所有人都恨这一投

发布时间:2018-06-08 16:34:43

拥有上帝之手的不仅是马拉多纳但NBA所有人都恨这一投

  2016-17赛季,库里在一个特定区域投出了极为糟糕的6.7%命中率:第一节,第二节或第三节最后时刻半场或半场以外的投篮。根据Basketball Reference的数据,这种被称为“heave”的投篮,库里15次的出手数接近其他任何球员的两倍。但他只命中了其中一个,也就是对快船的比赛中场结束前50英尺的跑投。这也是他连续第二个赛季在heave的出手数上领衔全联盟。

  我们最初认为的无法忍受的事实,最终变成了一个合理的诉求:我们想搞清楚,为什么有些球员会在节末或者中场结束前拒绝投篮。答案似乎很明显:他们想保护自己的投篮命中率——这就是正确答案。但这也会带来新的问题,比如说,为什么有球员愿意投这种球?教练会谈论,甚至考虑这种投篮吗?在一个数据分析让每个人都清楚哪些数据更重要的时代,为什么有球员愿意拒绝无风险的机会而把球扔向篮筐呢?

  根据联盟中一些球员样本,这个答案既清晰,又复杂。但至少有一部分原因是,教练很少会考虑这个问题。

  “我参加过的每一个教练组,会思考赛季里面临的各种问题。”灰熊助教鲍勃·本德尔说,“但超远距离投篮从来没被重点考虑过。”

  本德尔是1976年夺得全美国冠军的印第安纳大学的一员,他在杜克的K教练手下做过助教,也在伊利诺伊州大和华盛顿大学做过主教练,过去16年,他在五支NBA球队做过助教。本德尔表示,站在教练角度,这种回合的罕见性——大学比赛里平均每场比赛只有一次,职业比赛场均三次——以及命中半场投篮极低的可能性,使得球队根本不值得专门花时间准备这种出手。

  本德尔补充,教练也许会允许例外存在,也就是不允许球员放弃一个能够扭转比赛气势的机会。本德尔举了一个例子。“第三节最后,对手发起快攻,但是没有进球。你拿到了篮球,但没有出手投篮。这种情况下,你可能会在赛后着重强调这个问题,比如说,‘下次记得投篮,可能有扭转气势的机会,谁知道呢。’”

  这也不能说是未经检测的假设。两年前在孟菲斯,在与森林狼的比赛中,灰熊面临着以8分劣势进入第四节的可能。至少在文斯·卡特逼迫突破的泰厄斯·琼斯出现失误,在己方底线拿到球看向对面场地的计时器时,场上局势便是如此。卡特判断时间足够,于是他运了一下球,拿起球后一个大跨步,将球扔了出去。

  这个长达73英尺的heave投篮非常完美,帮助灰熊将比分差距缩小到5分的同时,随后引领了一波12比3的攻击高潮。灰熊后来居上,109比104战胜森林狼,灰熊控卫迈克·康利赛后告诉记者:“我们说那是改变比赛的一球。”

  卡特职业生涯中投进过几次这样的球,活塞的安德烈·德拉蒙德也是(尽管他在油漆区外的出手要少得多)。作为底特律的全明星球员,德拉蒙德说,他记忆最深的heave出自2015年12月与凯尔特人的比赛。拿下防守篮板,距离半场比赛结束还剩四秒。转身后,德拉蒙德自信地运了四次球,在中线附近,在伊赛亚·托马斯的头顶出手。皮球应声入网。

  德拉蒙德说他会永远记住那个瞬间,因为“那球我很随意,就像完成跳投。”但德拉蒙德也记住了那一球的影响:活塞因此半场领先3分,他们最终119比116赢下了比赛。

  “我觉得是斯蒂芬改变了一切。”弗雷泽提到了库里,“他在特别远的位置投篮,让现在的人觉得这种出手很正常。”曾经效力于开拓者的弗雷泽提到了前队友达米恩·利拉德和C.J.麦科勒姆,说他们也是“不害怕在半场附近出手的人”。但让外界能够接受的距离越来越远,库里显然是始作俑者。

  这也许是NBA保守最差的秘密,球员们确实在意他们的投篮数据。在这种时候,很多人会选择保护自己的数据,避免出现三分命中率低降的情况,而且这种出手对比赛结果未必能产生影响。有些球员不愿意透露打破心照不宣的罪恶感或恐惧感。但对其他人来说,这已经不是秘密了。

  一月舒畅地战胜国王后,湖人主教练卢克·沃顿出于好意“出卖了”凯尔·库兹马。他告诉记者,这名新秀想让别人知道,他因为违反进攻时限而发生的失误是出现在没有意义的最后几秒。当沃顿告诉库兹马他应当出手时,库兹马承认,他不想降低自己的命中率。

  本德尔在老鹰工作时,伊万·约翰逊是老鹰成员。本德尔记得他经常在距离篮筐3/4场地的地方练习投篮。“他太强壮了。”本德尔说,“对他来说那不算heave。如果他拿下后场篮板,如果时间快到了,他就会出手。”

  麦克德莫特说,这是规则,“大个子不在乎”偶尔的heave对他们投篮数据的影响。他举出前队友泰·吉布森的例子,说他“梦想着投出那种球”。

  在去年10个月时间里,吉布森展示了不在乎heave的两极状态。去年3月,被交易到雷霆后仅一周,吉布森在半场结束前抢断了一个全场传球,在己方半场罚球线附近,他投出了一个完美弧线,球空心入网。到了去年12月,吉布森(那时已经在森林狼了)在半场快结束时拿下一个防守篮板,他又一次投出了heave,这次的出手位置几乎在己方篮下。

  电视工作者捕捉到吉布森的队友吉米·巴特勒嘟囔“这XX到底的什么”的样子。半场跑回更衣室的路上,吉布森很明显在微笑。

  就让联盟大多数优秀投手避免heave吧(库里显然是个例外)。让约翰逊和吉布森这样没有心理压力的球员去投吧,让德拉蒙德这样的全明星球员抓住这种绝少的机会,成就梦想吧。“我为了开心才投的,”德拉蒙德说,“就是相信自己,然后出手。”

  德拉蒙德还记得自己的第一个heave——具体对手不记得了,那发生在高中生涯初期,他在半场左右出手投篮。“我年纪真的很小。”他说,“那感觉是我人生中最自豪的时刻。”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